2017,全球减税大战即将开打,中国制造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6-12-13 10:25:37  | 来源: 外土司  |  作者:外土司  | 查看:  | 评论:0

一边是贸易保护,一边是成本上涨,2017真的来了。

“不要小看了这句口号。“.

最近每天被特朗普刷屏。

一方面是这家伙太爱刷Twitter了,连推特创始人兼CEO杰克·多西也表示很无奈,感到“心情很复杂”。

另外一方面这家伙抛出的话和观点实在太火爆了,动不动就把人从床上炸下来。

但真正让我有点睡不着觉的是这六条。

\

这六条推特的大意是这样的:

美国将对企业实施大幅减税和政策松绑,但与此同时将对那些把工厂搬迁到其他国家、雇佣其他国家员工、却想把产品售回美国的企业征收高达35%的关税。

猛一看,似乎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但如果结合特朗普之前的竞选主张就会发现,这里面其实蕴含着巨大的危机。

特普里竞选时,经济政策核心之一便是大规模减税。他主张启动上世纪80年代里根执政以来的最大规模税改。

其中的主要内容分为以下三项:

第一项,将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率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12%、25%和33%三档。这意味着美国最高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率将由目前的39.6%降至33%。

第二项,在企业所得税方面,特朗普准备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由目前的35%降至15%,并提议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征税10%,所得用于投资经济困难的州。

第三项,特朗普还准备废除使美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的税收条款,35%的企业所得税在全球都是比较高的,将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为8.75%,此举将促使大量海外资金回流美国,并鼓励投资者扩大在美国本土的投资。

看完这三项,我们来看看80年代里根总统大规模减税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影响。

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里根总统搞了一个大幅度的减税决定,财政赤字增加了很多,但减税以后,美国在90年代,就是10年左右的时间,信息技术就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美国的科技创新在90年代出现了IT的创新。那时候美国还和前苏联在搞星球大战竞争,还于当时经济如日中天的日本竞争。但在减税以后,在信息技术的进步下,很快前苏联跟美国就散失了竞争力了,日本跟美国比也变成了二流。

我们再看看各个国家对此的反应。

特朗普的言论一出,令整个欧洲震惊。

首先,德、法无法接受。

德、法政府发表声明,宣称此举将对本国企业造成严重冲击,德法无法接受特朗普这么大规模的减税。一些高税收高福利的北欧国家也担忧,此举会令他们的企业丧失竞争力。
英国,则仿效美国。

继英国宣布减税到17%后,首相特雷莎·梅又宣布,将确保英国在G20集团中保持最低的企业税率。因为川普的减税目标是15%,因此预计,如果美国减到这个水准,英国的减税目标至少也是15%,从而接近爱尔兰12.5%这一世界最低水平。在西方国家经济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爱尔兰在2015年实现了26%的增长。

加拿大,非常紧张。

因为这意味着加拿大失去竞争力优势。加拿大《国家邮报》说,加拿大税收和债务负担在1960年代同美国差不多,到2012年加拿大税负曾有下降,企业税曾降到26%。但是最近几年税负又大幅攀升。但是,美国不仅要降企业税,还要改变奥巴马时代的碳稅。所以,加拿大面临着选择:要么,为了经济竞争力跟上这一波减税潮;要么,像法国一样漠视税率问题承受经济代价。

看来,特朗普上台后,必将在全球挑起一场减税大战。

我们再来看看商界释放了哪些信号。

毕竟减税对企业是利好的信息。

开利空调制造工厂继续留在美国.

12月初,特朗普成功说服开利空调,不把工厂转移到墨西哥,而是把大约1000个工作机会留在美国中西部州。按BBC的报道,开利公司获得了7000万美元的税收减免承诺,作为交换,该公司才决定把原本准备移到墨西哥的800个工人岗位和300个总部研发岗位留在美国。

软银答应向美国投资500亿美元。

周二,日本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跟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见了个面,他答应特朗普将投资美国500亿美元,并给美国创造5万个新的工作岗位。目前,软银拥有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80%的股权。

富士康可能把生产线搬到美国。

据彭博社报道,富士康正在商谈赴美投资事宜,计划扩大在美国的投资。此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鼓励美国企业回归美国生产制造,甚至表示对他来说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让苹果回归美国建厂”。作为苹果的制造伙伴,富士康也在研究将iPhone生产线转移到美国的可能性。而一旦iPhone的生产线成功落地美国,iPhone可能就会变成“美国制造”,而不是在中国组装并从中国出口了。

看来,特朗普上台后,越来越多的制造业将回流美国。

特朗普的大规模减税政策将会带来三个显而易见的影响。大规模资本回流,高端制造业回流,信息技术突破。

大规模资本回流。

一旦美国企业所得税率降为15%, 同时将海外利润的税率降为8.75%,一定会吸收大规模国际资本流向美国。

这里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美国自身在海外的资本,包括在欧洲的,在日本的,在其他发达国家的,也包括很多发展中国家的资本,也包括中国的。另一方面也会吸引全球资本流向美国,包括欧洲的,日本的,中国的,等等。资本都是逐利的,资本也最喜欢前往税收洼地,之前各种避税天堂的繁荣也早已说明了这一点。

高端制造业回流。

低赋税必然导致生产成本的降低,而大规模的资本回流也必然更有利于企业融资和进行技术升级改造。

一方面是生产成本降低,一方面是融资成本降低,两方面的优势会让越来越多的美国本土制造企业停止外迁,从而在美国建厂或扩大生产,增加就业。而这一点同样对海外的美国企业具有非常强的吸引力,留在国外生产和管理成本不断上升,同时还要面临被征收高达35%的税,相比之下,不如选择回到美国。

信息技术的突破。

我们很难预料大规模的资本回到美国,进入高科技领域后会发生什么,会带来什么巨大的技术表格。会不会和80年代里根时期一样,产生某一个领域的重大技术突破,比如无人驾驶汽车,比如物联网,比如虚拟现实,比如生物领域等等。
一切都无法预料。

但是技术和资本的高效结合,再配上美国鼓励创新的制度,一切都有可能。

那么,全球减税大战将会对中国的制造业有哪些影响呢。

全球竞争力下降,技术引进和升级变难,融资更加困难。

如果不减税,中国企业根本无法与跨国企业竞争。

众所周知,中国税负痛苦指数早己位居世界前列。按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的话,中国宏观税负高达44%!根据中金公司2015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2014中国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高达37%,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

而按现在的趋势,一旦特朗普减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也势必跟进降低赋税,提升本国企业出口出口竞争力。

再加上生产力成本的提高,原材料成本的提高,竞争优势将进一步减少。

技术引进和升级将更加困难。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通过引进外资和技术成功发展起了属于自己的制造业,并且在不断的转型和升级。虽然已有非常不错的基础,但在很多领域还是处于很初级的阶段,远没有掌握高端制造业所需要的核心技术,需要继续引进和转换。

而这样的机会将会随着全球减税、制造业回流这样的变化而变得愈加困难。

资金外流问题将会更加严重。

过去一年,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富豪,都在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纷纷向海外转移资产,官方外汇储备在2014年6月达到39932亿美元的峰值后,便一路延续下跌趋势,截止到今年11月,官方外汇储备规模已经缩减到30516亿美元,相较于2014年高点,减少9416亿美元,降幅达23.58%。仅在11月,就下降了691亿美元,创近十个月来最大单月降幅。

2017,摆在中国制造面前的道路将愈加艰险!
2017,摆在中国出口面前的道路将愈加艰险!
2017,摆在中国外贸面前的道路将愈加艰险!

面对变化,何去何从!

Ps.  一边是贸易保护,一边是成本上涨,2017来了。

更多跨境电商资讯,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跨境电商赢商荟】\

热点新闻

  • 最新
  • 推荐